首頁 > 新聞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P2P行業風險加速出清,轉型方向已定、前路難行

第一財經 2019-10-21 22:15:31 聽新聞

今年以來,監管部門已兩次表示,允許符合條件、正常經營的網貸平臺為網絡小貸等導流、申請小貸牌照。而公開數據顯示,已有20余家網貸平臺已獲得網絡小貸牌照。

向小貸公司轉型——繼2019年1月、7月以來,銀保監會10月21日在國新辦發布會上的最新表態,再次明確提出了網貸的轉型方向。

在發布會上,銀保監會副主席祝樹民表示,正在會同有關部門,研究制定網貸機構向小貸公司轉型的具體方案。這似乎預示著網貸行業的轉型,大計已定。

不過,對于未來方案出臺后,網貸平臺的轉型方向是傳統小貸還是網絡小貸,以及網貸平臺轉型小貸牌照的準入門檻、所發起的小貸公司設立標準、標準時間表等具體要求和安排,監管層并未提及。

網貸平臺向小貸轉型,并非監管首次提及。今年以來,監管部門已兩次表示,允許符合條件、正常經營的網貸平臺為網絡小貸等導流、申請小貸牌照。而公開數據顯示,已有20余家網貸平臺獲得網絡小貸牌照。

“從以前的幾次表態來看,應該是網絡小貸。”方頌說,傳統小貸線下放貸,經營受地域限制,就網貸的特征而言,轉成傳統小貸意義不大,而且轉型后業務、經營上可能還有所不便。

業內人士認為,受資本金、杠桿比例等限制,小貸準入門檻較高,對資金實力、股東背景等有較高要求,網貸向小貸轉型并不容易,未來政策落地后,估計只有經營較為規范、具有一定資金實力平臺,才能獲得向小貸轉型的機會。

監管多次提及向小貸轉型

10月21日,祝樹民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表示,P2P網絡借貸整治以來,網貸風險壓降進展顯著。目前,銀保監會、人民銀行正在會同有關地區,研究制定網貸機構向小貸公司轉型的具體方案。

如果能實現向小貸轉型,網貸將從信息中介向信用中介轉換。而這樣的表態,已經不是監管部門第一次提及。早在2019年初,就已經悄然打開了一道縫隙。

2019年1月,互聯網金融風險整治辦、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小組制定的《關于做好網貸機構分類處置和風險防范工作的意見》(即“175號文”)提出,網貸監管總體以退出為主要方向,部分合規的在營機構外,其余機構能退盡退,應關盡關。而正常經營的機構,則引導經營的網貸平臺,為網絡小貸公司、助貸機構或為持牌資產管理機構導流等。

而在10月21日的發布會上,監管層已明確表示,網貸風險出清速度逐漸加快,風險壓降進展顯著,機構數量、借貸規模、參與人數等已連續15個月下降,已經停業的網貸機構達1200余家。

進入2019年以來,各地清退網貸平臺的步伐明顯加快。湖南、山東在近期披露了當地的平臺整治、驗收情況。10月16日,湖南省地方金融局發布公告稱,今年年底前,將對納入核查范圍的24家平臺予以取締。10月18日,山東省地方金融局也發布了提示函,目前山東未有一家平臺完全合規通過驗收,將取締當地網貸不合格業務。此前,深圳、云南、上海、四川等地,都先后公布了網貸平臺清退名單。

而網貸平臺向小貸公司轉型,可能將在哪些地區進行、具體轉型方案、申報條件、方案制定進度等相關信息,發布會上并未提及。深圳、廣州、江蘇等多地業內人士均向第一財經稱,尚不了解相關情況,沒有收到監管部門通知或意見。

“具體方案應該是監管部門在制定,具體情況我們還不了解。” 廣州互聯網金融協會方頌對第一財經稱,估計總體方案確定之后,統一標準之后,再由各地根據具體情況實施。

傳統小貸還是網絡小貸?

網貸平臺向小貸轉型、取得小貸牌照,實際上并非新鮮事。早在2014年前后,就有網貸平臺謀求小貸牌照。

央行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底,全國共有小額貸款公司7797家。根據行業第三方數據,截至2019年1月20日,全國范圍內共有網絡小貸牌照300張,其中完成工商注冊的有279張,批復和過了公示期的共有21張。

根據行業第三方數據,截至2019年1月20日,已有22家正常運營的網貸平臺,已經通過主體或者關聯公司,獲得了網絡小貸牌照,大約占全國網絡小貸牌照總數的7.3%。其中,6家為海外上市公司所有,占比27%,另外10家間接持有網絡小貸牌照,股東為國內或海外上市主體,占比45%。

而接下來網貸平臺的轉型方向,究竟是傳統小貸還是網絡小貸,相關部門并未提及。在21日的發布會上,監管層雖然再次指出了轉型方向,但并未明確是否為“網絡小貸”。

在此之前,監管部門曾多次指向網絡小貸,根據媒體報道,2019年7月,互金整治領導小組、網貸整治領導小組聯合召開專項座談會提出,少數在資本金、專業管理能力等方面具備條件的機構,允許并鼓勵其申請改制為網絡小貸公司、消費金融公司等。

目前,小貸公司分為傳統的線下、網絡小貸兩種。與網貸專項整治基本同步,2017年11月,監管層就已暫停了網絡小貸批設,迄今尚未恢復。而傳統小貸規模也在持續收縮。根據央行統計數據,截至2019年6月底,全國小貸公司貸款余額9241億元,減少304億元。而在2018年底,全國小貸公司貸款余額9550億元,全年減少190億元。

“網絡小貸2017年暫停以后,接下來怎么制定標準、監管,還有待進一步明確。”方頌說,從以往表態來看,如果允許網貸轉向小貸,應該是網絡小貸而非傳統小貸。網貸平臺都是線上的,而且面向全國經營,如果轉向線下,經營范圍限定在較小的區域內,經營開展將會面臨困難。

轉型難度不小

在具有網貸背景的網絡小貸中,部分公司的股東或關聯方,此前已經風險暴露。如2016年宣稱入股網絡小貸的團貸網、已經參與發起設立網絡小貸的網信集團,均在2019年爆雷。

在此背景下,哪些網貸平臺,將有可能獲得小貸或網絡小貸牌照?

“轉型與已經獲得牌照的沒有可比性,經過幾年的專項整治,特別2019年以來,風險在很大程度已經出清了。”方頌說,以前取得網絡小貸的網貸平臺,網絡小貸、網貸兩個平臺并立,而且網貸規模更大,發生風險后拖累網絡小貸。而轉型則意味著網貸平臺需要徹底關掉,按照監管要求經營小貸業務。

融360此前曾分析,網絡小貸的放貸門檻,遠比網貸行業要高,既要用自有資金,也有一定的放貸杠桿要求;而且網絡小貸牌照由省級地方金融監管部門發放,準入門檻也比較高,網貸平臺想取得牌照并不容易。

目前小貸牌照管理缺乏統一監管體系,小貸牌照一般是由地方金融辦負責發放和監管事宜,政策協調難度大。

潮銀財富投資總監衷亞成認為,各地對于小貸公司的注冊資本、股東背景、出資比例、高管履歷等,均做了嚴格規定,而且限定了資金主要來源、方式,絕大部分網貸機構難以滿足,因此轉型成本非常高。目前,小貸杠桿率平均為1~3倍,即便獲得牌照,也面臨非常大的資金壓力。

“即使未來具體方案出臺,就算業務規范,無論是傳統小貸,還是網絡小貸的牌照,也不是想拿就能拿的。”方頌說,對運營相對規范的網貸平臺來說,雖然出現了曙光,但轉型仍將面臨很多困難,由于資本金、杠桿比例等方面的要求,估計能向小貸轉型的平臺,也只能是經營較為規范、規模較大且具有一定資金實力的,而規模小且股東不具備實力的,獲得小貸牌照的可能性非常小。

銀保監會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9月末,全國實際運營網貸機構462家,借貸余額比2019年初下降了48%,出借人比年初下降53%,借款人比年初下降35%,機構數量、借貸規模及參與人數已連續15個月下降。462家網貸機構的實時數據已全部接入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其中正常運行機構268家,一些不主動申請接入的平臺其經營活動也受到有關方面的實時監測。

值得一提的是,對貸款平臺的嚴監管也在同步進行。同日,四部門印發的《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指出,違反國家規定,未經監管部門批準,或超越經營范圍,以超過36%的實際年利率非法、經常性地向社會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情節嚴重的,將依照刑法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該意見自印發即日起施行。

責編:陳天翔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著作權歸第一財經所有。未經第一財經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保留追究侵權者法律責任的權利。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北京pk赛车精准3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