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IPO觀察|納市對中企“隱形劃線”,36氪赴美成功概率幾何?

第一財經 2019-10-22 09:52:14

計劃趕不上變化。

在聚焦了成百上千家企業IPO之后,36氪(北京多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36Kr Holdings Inc.)終于邁出自己的IPO步伐。

從36氪的招股書來看,公司此次上市擬募集1億美元,主要用于加強內容提供、擴大商業服務規模、提高數據分析和技術能力以及補充日常運營資金,其中擴大商業服務規模、客戶基礎和服務程度的預計投入最多。

今年10月初,36氪向美國納斯達克交易所遞交了IPO申請,敲響了納斯達克的大門。這扇大門是否會打開以及何時打開,目前仍無法預測。

市場人士對于中國企業赴納斯達克上市的前景并不樂觀。老虎證券的分析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納斯達克近期IPO要求較為嚴格,雖然沒有成文的規定,但是在審核和回復上有放緩節奏的跡象。

此一時,彼一時

2018年是自2010年以來中國企業赴美上市最“熱情高漲”的一年。

根據Wind資訊數據統計,2018年共有42家中國公司登陸美國資本市場,其中不乏廣為人知的明星企業。視頻網站愛奇藝(NASDAQ:IQ)以及嗶哩嗶哩(NASDAQ:BILI)均在2018年順利掛牌納斯達克市場。

事實上,自1971年納斯達克成立以來,由于上市條件較為寬松,吸引了一大批未盈利的企業。

36氪同樣將上市目標定位在了納斯達克市場。但目前納斯達克市場對于中國企業的態度隨時可能發生反轉。10月初,彭博(Bloomberg)的報道指出,白宮正考慮將中概股從美國證券交易所“勸退”。盡管這一消息被美國財政部發言人莫妮卡克勞利予以否認,但是目前分析人士認為,中小企業在納斯達克“遇阻”的可能性并不小。

上述分析師對記者表示,盡管對已在納斯達克上市的企業并無影響。但是目前納斯達克市場有收緊中國企業IPO的現象,新來者可能會面臨一些不確定因素。

他表示,納斯達克現在有兩方面變化,雖然不是明文規定,但具體要求仍有跡可循。一是,此前公司在納斯達克上市并不要求必須有來自美國的投資人,而現在要求IPO公司至少有100名美國投資者。二是,在股東持股方面,納斯達克之前的要求為公司至少有400名持股100股以上的股東,現在要求持倉2500美元以上的股東至少有250人。

這一說法也得到了另一名市場人士的認同,一位專攻美股IPO的律師對記者表示,納斯達克提高了對平均交易量的要求,赴美IPO的中國公司需要能夠申明與美國資本市場建立了足夠的聯系。

另外,老虎證券的分析師還提到了目前納斯達克對于中國企業審核速度的問題,“目前存在審核慢、回復慢的情況。”他稱。

一般而言,美國股票發行注冊及上市審核周期在4-6個月。從時間上來看,今年6月28日,36氪向美國SEC遞交了上市申請草稿版,之后又分別在8月、9月遞交了修訂稿,最終于10月初遞上了正式版招股書。

第一財經記者梳理嗶哩嗶哩和愛奇藝的上市情況發現,這兩家企業均在正式申報招股書一個月左右的時間便實現“敲鐘夢”。

業務轉型收入結構生變

36氪是一家已創辦9年的創投媒體。從初期建立到籌備上市,36氪的故事似乎和每一個創業者的故事都有相似之處。

36氪最初創始人劉成城曾就讀于北京郵電大學學習編程,2011年,36氪已生出了萌芽,劉成城從同校師兄王嘯手中拿到了100萬元的天使投資,當時36氪就已定位在科技產業媒體。

據天眼查信息,從披露日期來看,從2017年到上市前夕,36氪共實現3輪融資。2017年底,36氪從分眾傳媒、戈壁創投、杭州金投等機構拿到了3億元的首輪融資。

事實上,早在首輪融資的時候,36氪這家企業的野心就表露無遺。“36氪傳媒從創辦至今已經走過了第一階段,業務站穩了腳跟,得到了行業的認可。接下來,在2016年、2017年連續兩年盈利的基礎上,也要考慮上市、回報股東的事了,同時也可以在登陸資本市場后有實力做更多有價值的業務。”針對36氪的首次融資,劉成城曾公開表示,下一步的目標將瞄準IPO。

此后,2018年4月,36氪披露出其A+輪融資情況,文投控股、杭商資產、龍馬資本三家機構參與了此輪融資,但具體金額并未透露。

天眼查顯示,以今年10月11日為披露日期, 36氪還進行了一波戰略融資。此次參與的機構中還包括字節跳動旗下公司Lotus Walk Inc.參與其中。

從首輪融資能看出,36氪對上市“志在必得”,但是其在2019年上半年出現的虧損問題也不容小覷。

根據招股書,2017年-2018年,36氪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21億元人民幣和2.99億元人民幣,呈現出明顯的增長。凈利潤方面,2017年36氪取得792萬元人民幣的盈利,2018年,更上一層樓,凈利潤為4052萬元人民幣。

僅看披露數據,這種增長在2019年上半年發生了變化。2019年上半年36氪的營業收入為2億元人民幣,但是凈利潤卻轉向虧損,虧損總額達4550萬元。招股說明書則顯示,虧損的主要原因是按照會計準則的要求,對于發放期權的行為記錄為虧損項目。有業內人士稱,公司營收確認有季節性因素,年末數據占比較大,全年業績有望得到改善。

同時在2019年上半年,36氪的主要業務的盈利排位情況發生了轉變。企業增長服務的收入達1億元,超過以往貢獻最多的線上廣告業務收入,成為36氪第一大收入來源。36氪在2019年上半年的廣告業務收入為7948萬元人民幣。

責編:黃向東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著作權歸第一財經所有。未經第一財經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保留追究侵權者法律責任的權利。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北京pk赛车精准3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