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評論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51信用卡遭警方突查,還有多少網貸能活下來?

2019-10-22 10:51:50 聽新聞

短期來看,違規獲取數據的公司將逐步退出行業,以銀行、巨頭為代表的數據應用方也會提高合作機構準入門檻,倒逼大數據行業優勝劣汰,凈化行業環境。數據公司的分化會加速中下游數據使用方的分化,那些缺乏核心資源、以粗放激進為競爭力的金融創業機構,也將相繼退出行業。

100多名警察,12輛警車,其中包含4輛大巴,和1輛特警大巴……昨日,小巴的朋友圈被“51信用卡遭警方突查”一事刷屏了。

一時間,江湖傳言四起,有說是爬蟲業務整治行動,有說是暴力催收出人命導致的。

直到晚上23點以后,小巴才收到實錘:杭州公安在微博官宣,警方開展調查的原因是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國家機關,采取恐嚇、滋擾等軟暴力手段催收債務,涉嫌尋釁滋事。

不過,結果公布之前,投資者已經用腳投票,紛紛逃離“案發現場”。昨日下午51信用卡的股價直線下挫,跌幅一度達到40%。

為什么51信用卡會這么受關注?要知道,在小巴所在的杭州,51信用卡絕對是個明星企業,它曾是杭州著名的獨角獸,去年7月在港股上市。

從51信用卡發布的2019年中報看,這家信用卡管理公司的注冊用戶數為8340萬名,累計管理信用卡數量達到1.387億張,約占全國信用卡總量的20%,是國內最大的信用卡管理公司。

只不過,它的業務并不純粹,更像是一家互聯網借貸公司。

在51信用卡上半年的14億收入中,信貸撮合及服務收入、介紹服務費這兩項發放貸款相關的業務收入占了71.5%。

兩者的不同之處在于撮合服務費是自營平臺收取,介紹服務費則向第三方信貸平臺收取。

從2015年進入互聯網信貸市場以來,51信用卡公司撮合的貸款規模從8億元增長至2018年的250億元,翻了30倍。依靠信貸撮合的“中介費”,51信用卡的營收從8973萬元增長至28.18億元,這也使它順利登陸香港股市。

換言之,相比幫大家管信用卡,它更操心的是,如何讓大家多用信用卡。

只不過,凡生一利,必生一弊。從信用卡管理切入互聯網信貸,雖然收獲了不菲的利潤,卻也使得51信用卡麻煩纏身。

從今年3.15央視晚會被點名批評給高利貸導流,到7月份被工信部點名批評非法收集用戶信息,51信用卡在人們眼中前科不斷,也難怪一被警察突查,坊間就立刻聯想到過去的舊事。

再加上大環境里,對網貸的監管一步步收緊,9月底網貸行業持續運營的平臺數量僅剩462家,激進如山東和湖南,已經宣布要取締轄內全部網貸機構的P2P業務。

傾巢之下,51信用卡的市值也一路下跌,較上市時已跌去80%。

51信用卡不過是又一個縮影。

小巴也感慨,假如回到2015年,不知51信用卡是否有定力抵御互聯網借貸的誘惑。

那么,這次51信用卡究竟為何被查,網貸公司存在哪些問題?未來行業將如何規范化?來看看大頭的分析。

很多網貸公司就直接是自融+資金池,玩的完全就是借新還舊的把戲,少數的合規公司最大的問題在于公司規模和運營能力不匹配。

相比于信用卡、銀行貸款用戶來說,網貸公司借款人的還款能力相對較弱,因此這種借款實際上是一種次級資產。

而網貸公司背后的運營和風控能力,基本都是靠著一些違法、不合規的方式撐起來的,比如暴力催收。現在掃黑除惡行動下,很多網貸公司的風控就基本可以說是形同虛設,逾期率暴增下就會紛紛爆雷。

從更大的行業方面來看,之所以能發展起來,主要是滿足了很多人的貸款需求,而且是一些原本無法在銀行貸到款的人。所謂的P2P,在消滅出借者和借款者之間的信息不對稱之前,沒有任何優勢可言。

從未來行業的整頓和規范來看,以信托業為例,最開始也是一片混亂,高峰時有超過千家的信托機構。六次整治后,僅剩68家,如果這么算,信托業的存活率僅6.8%。

而目前P2P平臺存活率9.78%,如果參照信托業的發展,再加上小貸、現金貸等競爭對手,P2P平臺最后的存活比率肯定比這個小很多,甚至有可能接近于0。

除了像山東、湖南那樣直接取締所有的P2P業務外,有很多地區的P2P業務存量大,肯定不能直接一刀切,更有可能通過拉長備案時間,讓大部分平臺的存續成本高于存續的利潤,通過這種方式慢慢篩掉大量的不合格平臺,完成行業的出清。

51信用卡是以大數據作為依據提供助貸,而所謂大數據,實際上在當前國情下有些公司就是大規模收集個人隱私數據,再進行轉售。

銀行因為合法收集數據不力,所以愿意出錢從助貸公司買用戶,本質上就是故意把“臟活兒”交給了助貸公司。助貸公司就在銀行與非法數據公司之間,做個二傳手的手套。

比如,爬蟲就是為了非法獲得更多用戶數據的手段之一。不管用爬蟲,還是用其他技術手段,核心就是拿用戶隱私進行商業化變現。

之前,有網貸逼死了人,于是公安部部署統一打擊,整頓數據采集行業。在51信用卡被查之前,杭州、深圳等多地公安出動警力,帶走多家大數據風控平臺高管協助調查。

這次51信用卡被查,我認為只是行業風暴一角,目前在國內做助貸業務的還有幾家上市公司,比如趣店之類的,接下來也都會受到相應檢查和監管。整個所謂助貸行業,也可能就此會進入調整,甚至經歷崩塌的過程。

因為沒有了隱私數據,助貸行業也就沒有生存能力。但從根本上來說,我們在個人隱私數據這塊尚處初級階段,有待進一步探索和規范化。

同時,用戶面對自己的個人隱私也缺乏足夠的警惕,比如某些酒店要求旅客入住必須掃碼,赤裸裸地非法收集用戶信息,但這很難被追責,所以我們在日常生活中還是有必要加強警惕。

這次51信用卡被查,我認為跟數據問題有分不開的關系。從產業鏈角度看,大數據公司是金融行業的數據源頭,整治大數據公司,可以凈化整個產業鏈的風氣,出小力見大效;

從消費者權益保護角度看,個人信息泄露和違規使用問題長期存在,成為很多消費者侵權事件的源頭,從源頭治理亂象,自然也是保護消費者權益的重要抓手。

短期來看,違規獲取數據的公司將逐步退出行業,以銀行、巨頭為代表的數據應用方也會提高合作機構準入門檻,倒逼大數據行業優勝劣汰,凈化行業環境。

數據公司的分化會加速中下游數據使用方的分化,那些缺乏核心資源、以粗放激進為競爭力的金融創業機構,也將相繼退出行業。

中長期來看,由于數據隱私保護意識的提升是不可逆的,數據獲取難度和門檻的提升,會逐步提升數據方在金融產業鏈中的話語權,繼而重塑金融產業鏈各方的利潤分配機制和業務合作模式。

當前層出不窮的網貸公司或者貸款超市,存在許多問題,歸類起來為:數據濫用、暴力催收、非法集資、高利貸、虛假宣傳等。

如果說,互聯網經濟在國內發展的初期,我們的立法和執法環境都對此沒有細致的規定,這在客觀上為互聯網經濟野蠻生長提供了空間。

但經過十多年的發展,立法已經越來越完善,行政執法和法院司法也積累了越來越多的處理經驗,所以互聯網公司必須要了解當下的法律環境,了解合規風險,把合規工作作為必要的一個業務環節來對待,否則可能面對畸高的經營風險。

對于用戶而言,我有兩個建議:

先具備生活常識,例如看到某些夸大的宣傳,說購買理財產品穩賺不賠等不符合生活常識的情況要提高警惕,不要被蒙蔽。

其次,具備必要的法律常識,多了解國家對某個細分領域的立法規范和管理要求,對照交易對象是否滿足這些要求,如果發生侵害消費者權益的行為,知道必要的維權手段和途徑。

第一財經獲授權轉載自“吳曉波頻道”微信公眾號

責編:任紹敏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北京pk赛车精准3码计划